就不能理性谈谈崔永元

发布时间:2018-06-10 21:00:54

就不能理性谈谈崔永元

  不过,有求必应,是我一贯的行事准则。就像谈恋爱,女孩要吃冰糖葫芦,你不能给她买猪头肉凑合,大了说,这叫情商,小了说,这叫职业精神。

  聊崔永元这事,我心里清楚,得站队,模棱两可,大家不爱看。可站队终归有风险,近了说,就像家庭,爸爸妈妈吵架,你站爸爸那边,妈妈会揍你,你站妈妈那边,爸爸会揍你。而正确的解决方式,是能让他们在床上解决矛盾的,最好就上床解决吧。

  还有,站队这事往远了聊,风险也不小。就说新中国刚成立第五天吧,大哲学家冯友兰给毛主席写信,冯先生苦思冥想,强按急促心跳,泼墨挥毫。

  再回到此事,站崔永元有没有风险,我觉得有。日后,假如事件反转,也许会有人骂我:

  到那时候,我不能一抹脸,说那文章不是我写的。文章看上去写的是字,担的是风险和道义,前辈很多人,都因为写字,丢脸的丢脸,丢命的丢命,这个道理,我打小就懂,倒是现在许多自媒体人不太懂了。

  聊新闻事件,我一贯认为不躲闪、不回避、不胡说八道、不影射、不暗喻、不鸡贼为妙,相当于“六不”原则,总之,叫有原则的聊。

  刘震云先生一直是我敬仰的人,他大部分作品我都看过。《一地鸡毛》、《温故1942》、《一句顶一万句》等,他一直都在讲述底层,重述历史,写作自己故乡的人,故乡的事。用笔真诚,雅在平和。

  但这事,刘震云先生确实错了。错在不坦诚,在该直面问题时,选择了回避,在该选择尊重时,选择了玩弄,在该实话实说时,却选择性打了一场“刘氏太极”。一边喊着崔老师,结果心里把崔老师当了个蛋。

  对要脸要面的人来说,头临白刃,没多可怕,可怕的是侮辱人格,前者有谭嗣同,后者有老舍先生。这个道理大家都懂,结果刘先生拿崔老师当三岁小孩,这事就做得不体面。换成你我,被人耍弄,一样会掀桌子、摔板凳。至少也要学秋菊阿姨:

  本来只想弄刘震云,冯小刚,结果弄到了范冰冰。本来只想打嘴仗,结果弄成了经济案,本来只想弄具体两三个人,结果弄到了整个娱乐行业。本来只想微博上弄一弄,结果弄到了大江南北,举国上下。

  事先声明,聊事情,大家不要带节奏、带情绪,不许骂人啊,我们要从专业角度来分析。

  崔老师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新闻,后又在电视媒体工作30年,在他手里红的栏目《实话实说》、《小崔说事》。当年,崔老师火的时候,套用自媒体常用的一句标题党:

  当年,每个人都蹭他流量,赵本山、宋丹丹、冯小刚、周立波。崔老师有多火,无需我来陈述,不知道的人,可以回家问问你妈妈。这两天我在网上看到,有人写崔老师蹭冯小刚、范冰冰流量,笑掉大牙了,说这话的人不是无知,就是无趣。

  崔老师算国内顶级资深加强版骨灰级老电视媒体人,这些头衔全部用在他身上,并不过分。恕我直言,现在自媒体编辑,在崔老师面前最多也就幼儿园吧。

  专业就是崔老师任何时候想让大众嗨起来,那就跟打开自己家的冰箱一样,都是我的菜。大众永恒话题“金钱、暴力、性”。爆几条相关硬料,全国立马变身KTV。舆论这么专业的事,冯导演在崔老师面前,也恕我直言,可以让冯导一个腿。

  既然弄,就全弄。不单要在微博弄,还要在全网弄,还要在全中国弄,这才叫话题性,才叫专业。接下来,大家都看到了,各个平台、自媒体,都如获至宝“成功”拿到崔老师独家采访。

  那为什么崔老师不弄这条羊皮绳上的张国立、葛优,这里我不多说,这就叫经验。

  高尚这种事,得看对象。对普通人高尚,就意味着动了精英们的奶酪,也未必就能保护得了普通人的面包。反之,对精英们高尚,也就意味着对普通人不高尚。

  打个比方,如果你是崔老师的朋友。你一定会觉得他太刻薄、很危险。就像崔老师曾挖苦周立波“太一般”,也挖苦过朱军走穴赚钱,后来虽然道歉,但朱军内心的创伤一定还在。身边有崔老师这样朋友,像安装一个定时炸弹,就好比刘震云也曾给崔老师的书写过序。

  多年前,看崔老师挖苦周立波,坦白说,我也挺替周立波叫冤,倒是最近几天,看了周立波在美国的采访,顿觉挖苦周立波,完全因为他活该。

  只要你是圈里人,按道理,就应该守口如瓶,否则你就会因不守规矩,被圈子踢出去,没饭吃。

  前些年,有人问香港的蔡澜:“为什么不写人生回忆录?”蔡澜回答:“等身边朋友都死了。”

  这一句话很有意思,因为朋友都活着,你就永远没办法公正。你公正了,大家的光环就都没了,隐藏的人性远比台面上的人性要可怕。

  有没有阴阳合同,重要吗?我觉得不重要;偷税漏税,重要吗?我觉得也不重要。

  因为这些钱,跟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。即使都栽了,还会有人拿走我们的面包。该你我交的钱,相信我,你我一分钱也少不了。

  这事如果真的有趣,就有趣在能看到一些我们日常看不到的内容很重要,看了一些该说不该说的话,也真的很重要。

  相信我,这个世界很多人,很多事,没有想得那么卑鄙,也远没有想得那么高尚。

  他办《实话实说》,我看过很多期,现在想起来,确实一点节目内容都记不得。记得的全是赵本山拉着宋丹丹春晚演小品蹭他流量。后来,冯小刚也蹭他流量,以小崔为原型拍《手机》,获得当年票房冠军。事实上,蹭他流量的,都比他活得好,结果,他自己却抑郁了。

  等病好了,崔老师一个人吭哧吭哧弄《电影传奇》,干巴巴弄老电影,又四处筹钱建电影博物馆,而同时代的其他人呢?一边吸睛、一边吸金。

  大家都是聪明人,好像也就崔老师,总有一点浑不吝,不死不活地搞什么口述历史,找七老八十的人录磁带,花钱费力,一点还不讨好。最后结果都是一样,大家都记不得,因为压根就没几个人看过,这一切,听上去真像一个笑话。

  过去这些年,崔老师好像跟谁都有仇,仇人多了,朋友自然就少了,身边人像惧怕瘟疫一样惧怕他。

  再后来,他关注转基因,咬着一个知情权,死活不放。他做的每件事,好像都跟市场不搭边。再然后,就干脆一头钻进中国传媒大学当老师,编编教材,哄哄学生。可是又不安心当个教书匠,时不时又跳出来在微博怒怼和道歉,好像没有他的江湖,连回忆也跟着一起没了。

  在年轻人眼里,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,是一个快被遗忘掉的人,疯狂而偏执,事实上,他也确实偏执。

  今年1月31日,“2017中国慈善名人榜TOP30”揭晓,崔老师排第9名,排名第一的是TFboys,这事基本也没啥人提。反正每年这样的慈善榜都有一大堆,反正人老了,做啥都不会有人记得,反正人一过气,做啥也不会被人提起,做啥都会被人质疑。

  如果让我说,崔老师不是完人,更谈不上什么英雄。如果他算英雄,那我们时代就太滑稽和可笑了。

  崔老师一身缺点,敏感而偏执,且不讲任何规则,有点像挥舞长矛的唐吉坷德。他狡猾自尊而又彬彬有礼,像随时准备街头斗殴的退役拳击手。他勇敢而又怯懦,善良又极具反抗性,一点火,抱着炸药包就敢跟人同归于尽。他老态、没落,可怜脆弱,戴着鸭舌帽,拿着保温杯,微胖的身材,盖住以往雄风,看上去像在大学校园小路上,走着的那个安静慈祥又目标笃定的慈父恩师。

  这时代看上去完美的人实在太多,而看上去不完美的人又实在太少。如果让我选择,我宁愿崔老师这样一身缺点的人多一点,而近乎完美的人少一点。

  牛皮明明,诗人、作家,曾在西藏流浪多年。擅长写民国人物,写那些被遗忘的故事,笔下的每一个人物都能够让人热泪盈眶!微信公众号:听明明吹牛皮,ID:niupimingming。